香港马会开奖资料官方

《再见18班 》观后感 给你不一样的青春遗憾!

发布时间: 2019-09-15

  最近朋友圈被抖音粉刷了屏,一部《再见18班》敲醒了很多人心中的那颗心灵,回想起自己的班主任和当年的那些同学。

  在我的整12年教育中,曾有两位班主任让我永生难忘,但他们是对立的,在我的生命中画下浓重的一笔。

  在影片中,以真实事件改编的梧桐中学高二十八班是远近闻名的问题班级,后进生、艺术生、体育生、不良少年聚集在此,以宋宸为首的男生帮派和以秦淼淼为首的女生帮派互相不服,班级混乱无序。嚣张跋扈,彼此PK,为争班级老大成天混战,以捉弄老师为乐。突然有一天,他们收到了一封未来的自己寄来的一封信。信上说到,即将调来的班主任谭睿明会改变十八班,成为对他们最重要的人。然而在一年后的未来,谭老师会永远地离开他们。少年们后决定按照信上所说,挑战一个个不可能实现的任务,故事就这样在神奇中展开了。                                影片的最后是所有泪水的集中点。同学们为班主任献血,班主任为同学颁发毕业证书以及那封未来的报纸。内容很真实也很真情,让我们明白不是所有的坏学生都被定义为成绩差,不爱学习。很多在人们口中所谓的“坏学生”,其实他们也有好的一面,甚至比谁都优秀,然而你们平等对待了吗?

  我的初中班主任,是一位好老师。毕业后,我们都亲切的喊他老陈。可别认为他很平易近人,没毕业前谁见了他都得立马肃然起敬。简单来说,整个初中生涯中,四班在老陈的带领下可谓在全年级叱咤风云,闻风丧胆,提起四班都知道那是个文武双全的全优班级。蒽,文武双全,一点也不夸张。学习排第一,体育排第一,就连平时参加的各种活动也是常常包揽前三甲。生活在这个班级里的孩子被称为“别人班的学生”。

  老陈很严肃。上课时从来不开玩笑,全程只有一个表情,标准的国字脸看起来更方了。记得有一次老陈的裤链只拉到了一半,上课时没人敢打扰他,这个劲爆消息不出意料的在老陈转身板书时传遍了教室的每一个角落。大家在偷偷笑着,老陈也有这一天呀!我猜老陈也在思索课堂气氛为什么突然有了生机,大家下课后派了个平日里胆子就大的同学追出教室门和老陈说这事,老陈云淡风轻的说了句,我知道呀,这不为了找个乐子让你们打起精神来吗?呃,老陈出起糗来也这么酷。                                                              听高年级的学长学姐说,老陈在读书的年纪是学校有名的混混,打起架来一个顶三个,打得对方嗷嗷叫。虽说有些神乎乎的,但说着也有道理。老陈四十出头,还总爱穿风衣,领子高高竖起。有时候穿外套,拉链也只拉一半。特别是手上的那块黑点,有人说是纹身,有人说是打架留下的伤疤。我不知道,有些小女生天真的以为咱们老陈是个改良的黑社会,崇拜得不得了,真有些傻。蒽,好吧,被发现了,我也崇拜过老陈,因为一件事儿。                                                              前几天妹妹看知乎时突然喊我,姐姐,我刚刚看到一个特别符合我们学生的文字,我读给你听,是这样说的,虽然体育老师身体强壮,但他们身体都不好。老陈就是因为体育课突然取消而爆发的。                                      春季,是万物复苏的时节,也是病毒纷飞的时节。初中的课程也繁忙,为了赶上进度,补缺补差,学校取消了每周三节的体育课,改为每周一节。老陈不干了,到年级主任哪儿讨说法,孩子们的健康难道就不顾了吗?读书,读什么狗屁书,成绩是靠这一两节课就能补上来的?考虑过孩子的感受吗?这就是个错误的决定!老陈劈头盖脸的在年级主任办公室就是一顿大火。大火没把年级主任给烧着,却是蔓延到了校长办公室。啥哦,完了,老陈的职业生涯不会就此停止了吧,还是说学校会把老陈分配到图书馆当管理员?来场大雨吧,班上的同学都在祈祷老陈没事,结果出乎意料,学校恢复了每周三节的体育课,还准备在下个月进行一次野外露营。大家感到开心也为老陈松了口气。老陈啊老陈,真是神通广大!这事儿过了好久,有人提起说是老陈在校长办公室一开始还好说来着,后来大吵大闹,阵势大到恨不得要把办公桌给掀了,最后又灭了火,动之以情起来,校长也是个明白人,不仅是还了璧,还顺便送了个集体出游的机会。                      老陈,胆儿可真肥!                                          虽说老陈为班级,为孩子,打起人来一点也不含糊。我上初中那会儿,也是文明社会了,老师打学生闹大了是要犯法的。老陈不以为,打起学生来没轻重,可奇怪的是学生家长不怪他,有的还夸老陈做得好,孩子就是欠揍,天不怕地不怕的,早晚得让孩子知道教训。看着前桌被竹棍打成的肿得老高的手,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手,真疼!老陈除了打手,还打屁股,准确来说是踹,但是踹得不重,用同学的话来说情愿踹屁股也不情愿打手,可见老陈也是怕打出毛病来呀!记得老陈打得最重的一次是班上一个男孩,父母都出去打工了,跟着爷爷奶奶生活,竟然在学校里头持刀砍人,这下把老陈惹急了,连踹带打狠狠揍了一顿,气得几天都没吃好饭,上课也神乎乎的。这也该打!        初中头两年,老陈除了管成绩,也让我们全面发展。各种比赛、六合神算,表演都派人参加,自己也跟着我们一块排练。和老陈的接触一多,也就明白了他私底下是一个啥样的人。有可爱的一面,有温暖的一面,不例外也有逞强的一面。所以说我们在这样的班主任的带领下,能不好吗?演讲比赛前三名必有两名是我们班的,运动会团体总分全校第一不用说,科技手工比赛妥妥第一名,奥数物理诗词大赛奖状贴满教室的后墙,流动红旗一直就没有让别的班从我们班前门墙上拿走过。大家把老陈说得神乎乎的,都要把孩子往老陈班级送,错过年份的还要给孩子留级,老陈自己倒是不在乎,天天啥样还啥样,出其不意的来个大招。这不,转眼到初三了,老陈安静了,一心让我们放在学习上,除了平时多锻炼身体,其他什么都不要多想。这不,事儿又来了。                                      两年一度的校园文化节又来了,按照学校惯例,每个班级必须出一个大合唱。初一的时候,我们班一首《保卫黄河》夺得冠军,大家纷纷都被我们的整齐度、感情指数以及精彩的二重唱鼓掌,后来我们还和学校的领导、老师一起参加了联校汇演,还画了妆,特别正式的那种,别提有多风采了。现在不一样了,初三了,老陈不让我们花时间去排练,只让我们在下午的最后一节自习课的最后20分钟听听我们要唱的《真心英雄》,跟着哼哼就好。啥?为什么要这样啊,三班可放出话来了,这次要碾压我们班夺得冠军。文艺委员犯了愁,班长也犯了愁。大家计划着要不要偷偷排练,这不行呀,被发现了就惨了,于是时间就这样耗着,大家很安静的在写着作业,不然却被隔壁班《保卫黄河》的歌曲震了一下,什么呀,唱我们的歌,还说碾压我们,有意思吗?是呀,他们怎么这么狂,不行,咱们什么时候排练呀,得超了他们,毕竟我们没在怕的。教室里此起彼伏的声音交杂在在一起,谁也听不清谁在说什么班长站起身来大喊一声,安静,我待会去问问老陈,大家先做作业吧。呀,教室里又恢复了安静,只是隔壁班的排练声音格外刺耳。                                大家对《保卫黄河》有感情,虽然没明说,但一直把这首歌当做班歌深深落印在了心里。下课铃声响了,班长匆匆跑向了办公室,教室里头炸开了锅。                                        “要我说,我们还唱《保卫黄河》。听到他们刚刚那没味道的声音了吗,咱们来个三重唱愁他们的眉。”                                                    “呦,主意不错,朗诵部分我们也可以弄得出彩一些。”                                                            “要我说,我们把那大鼓,小号,古筝给用上呗,班里那几个音乐家手痒痒了没?”              ……                                                                      大家一语一言说开了,就是不给三班赢的机会。我也不知道说啥,在一旁听着,很有味道。                                                                        班长回来了,老陈说,我们这次定的歌曲还是《真心英雄》,其他的不用管,会给我们时间排练的。大家有些失望,但又信心十足,没事,我们是谁呀,我们一家人,怕啥呀,照样得第一。大家听了这话似乎安心了许多。但排练时间一直迟迟没有到来,老陈一到教室我们都心不在焉的假装做着作业,期待听到老陈说排练的事儿,然而并没有,老陈慢慢走到电脑桌旁,播放《真心英雄》,此时距离比赛时间还有两天。快下课的时候,老陈悄悄走到我的桌前,示意我出去。我放下笔,啥事儿,是让我再帮他给贫困生送爱心吗?窗外的落日有些昏沉。                老陈语重心长的对我说,“这次大合唱,你来当指挥,如何?”                                                “ 啊,老师,我可能不行,之前也没有学过指挥呀,而且平时也不怎么看音乐会之类的表演。”                                                                  “没事,我找个时间让音乐老师给你指导一下,我看你行,不要再推辞了,人生中有很多尝试的,不试你怎么知道不行呢?”                “好吧,谢谢老师。” 回到教室,同桌问我怎么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支支吾吾说出来当指挥的事儿。同桌一惊,真棒,不愧是我的同桌,以后出名了别忘了我。什么呀,就一指挥,还不知道指成啥样呢?没事,那也是指挥,是头头,不过,就算你指错了,我们也把你顺回来。我看你是找打!          第二天下午,我去音乐老师的办公室简单学了一下指挥的动作,回去认真练习好多次。然而,我们期望已久的排练还只停留在边写作业边听歌,边听歌边哼哼的阶段,老陈一点也不急。我们的比赛是晚上,临近比赛的那个下午,我们终于排练了。首先把位置排了一下,一年多过去了,个头变化了不少。然后正式把歌曲排了一遍。说实话,大家排得很好,而我却频繁出错。老陈看出来我的尴尬与羞愧,让我慢慢来,不着急,当班上的同学是大白菜好了。老师,我不是大白菜,我是大土豆。教室里一片笑声,我也不是那么紧张了,接下来的两次排练效果都很好。                                                                          比赛正式开始了,排练了三次的我们拿到了第三名,三班第一名,抱着冠军奖杯可开心了。而我们大部分人都很沮丧。回到教室,老陈安慰我们,大家做得很好了,我们用最短的时间获得了第三名,我们取得了极高的价值。我也知道三班对我们班说的话,大家也不要放在心上,毕竟都是一个学校的,有什么好争的呢?大家都是君子,现在要把懂得轻重,活动我们参加,但不要花费太大精力,我们已经很优秀了,但我们需要更优秀,因为比我们优秀的人多了去了。大家没有因此伤心好久,第二天又恢复了正常,即使三班摆出了胜利者的坏笑,但我们班依旧有说有笑,共同进步。

  事情没有这么顺风顺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三班在大合唱比赛上拿了奖,恰逢月考成绩出来又挨上篮球友谊赛的情况,傲气加上不服气,三班又有事儿说了。                            一场篮球赛,打得如此拼命。结果我们班大比分赢了三班。先是女生之间起了骂战,接着是男生间开始挑衅,最后是老陈出面解决。第一次,觉得老陈如此文雅,在两个班级之间做一回劝说者,当然这事儿就没了。不过,事后听说老陈找了三班班主任,也不顾对方是女士,直接说,我们班孩子个个都是好孩子,我觉得以后你得多看看你们班孩子,关心一下他们的健康成长。呀,老陈就是霸气。                                                              老陈陪伴了我们三年,这三年来,我们给他带来不少惊喜,也惹来不少麻烦。好像每个人都吃过老陈家夫人做的午饭,每个人都被他喊到办公室辅导过作业,每个人都有被他的心灵鸡汤抚慰,虽然每次的鸡汤都是同一碗。中考完那晚,老陈在讲台边的角落里看我们闹,看不清眼神,他就一直在哪儿坐着,没说话。                                                            初中毕业后,忙着学业,也因为某些因素,我也没有去看过老陈。前几日,在超市遇到老陈,近视眼的我没戴眼镜,被老陈一口嗓子喊住。差不多五年了,老陈还记得我的模样,甚至还记得我的名字,我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因为有些急事,老陈匆匆走了,留下句话给我,不管你站在那个高度,都不要忘记更加努力。我看着老陈远去的方向,他好像比以前矮了一点,头发花白了一些……

  在这里我称他为冬瓜老师,不仅是因为他胖,而且因为他和冬瓜一样,胖胖憨厚的外表下有很多小刺。                                                  高三转来当我们的班主任,原因是任职两年的老师因为教学经验实在有些不适合继续担任高三班主任。                                                冬瓜老师来的第一天,是这样说的,我因为我夫人在贵校任职,所以才从安庆调任过来。                                                                          冬瓜老师来的第五天,动手打了班上一名上课玩手机的男生一巴掌,那名男生使劲推了冬瓜老师一下,冬瓜老师在班级总结是这样说的,要不是我夫人在这,我才不会来你们这小县城当老师呢,我承认我过激了,不过怎么会出现学生打老师的现象呢 ?太无法无天了吧!                                                                冬瓜老师来的第一个月,私下把班上同学按成绩分了几个分级,区别对待。更多的人像是在陪读。                                                            冬瓜老师来的第二个月,恰逢学校运动会,他笑眯眯的让我参加长跑,没法拒绝的我长跑结束后在路上看到他,他的眼神没有笑意,全是冷色 。                                                    冬瓜老师来的第三个月,班级换位置,他把住校生全都安排在了前三排好的位置,走读生安排在后面或靠墙。原因是住校生晚自习后留的时间长。不过,我们晚自习10点半下课。                                                                      冬瓜老师来的第二个学期,临近神圣的高考 。他对班级退步的同学批评,对班级上课睡觉的情况不问原因,直接在全班同学面前冷语质问。                                                              冬瓜老师在高考结束的那个夜晚,没有来我们的毕业晚宴。

  毕业后,我想不起他的好。其他同学也是,我们讨论的他都是那个不好的他。这不是一种罪恶,至少在我们看来。有句话是这样说的:每个在你生命中出现的人,或多或少都教会你成长。冬瓜老师也不例外。

  不管是影片中的谭睿明老师,还是亲爱的老陈,亦或是冬瓜老师,他们都有一份神圣的职业,我们感谢他们为教育事业的付出,但有时候我们不感谢其中有些人走进我们的生命。                                                                  很多人都说,现在的老师变了质,不像从前那样灵魂,有些老师拿礼拿到手软,有些老师开辅导班高额收费而怠慢学校上课的内容,这个世道终究是在变的。但还是不缺乏好老师的存在,他们依旧用纯洁的心灵,教书又育人,指引出一批批好学生。

  最后,用孔子先生的话结尾: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与。

  班主任治班策略:通过活动让每一个学生都能找到在班级中的地位 初中班主任张老师 9月14日 上高中的时候,我是一个很...

  化工原料成本上涨已经成为全球化工行业面临的问题,即使如巴斯夫、科思创、陶氏杜邦、瓦克等诸多化工巨头利润空间也难以避...

  有句话说,发生的事情不重要,通过这件事变成什么样的人才最重要。 无意中的辩论虽然已经过去了几天,但它带来的收获却是...


香港马会最快现场直播| 香港挂牌之全篇|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挂牌高手论坛| www.704455.com| www.90448.com| 香港马会资?大全2018| 红姐论坛| 济公心水论坛| 开奖结果| 白小姐中特网| 香港挂牌资料网站|